第27章 樂躋淩(1 / 2)

“結束了?難道是同歸於儘嗎……”

“佛爺”望著破碎的冰麵,心中升起一絲愧疚,他下意識地握緊了懷中的乳白色玉石。

“會長,我這樣做,真的是對的嗎……”

天堂之鷹在空中發出淒厲的啼叫,仿佛是在為生命的逝去唱響挽歌。

金色的羽毛從天空中徐徐落下,猶如聖潔天使隕落般耀眼,冰冷刺骨的寒冷,以及淒厲的啼叫,無時無刻不在叩打著內心深處。

“我真的做對了嗎,真的做對了嗎……”

“不論對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就總會有錯誤的決策,也許人生就是如此吧……”

在“佛爺”的背後,一扇雕刻著古樸花紋的大門憑空出現。

“謎團?你,你回來了?”

“佛爺”轉過身,望著渾身浴血的“謎團”強硬著擠出了一絲笑意,但他卻隻是點了點頭,隨即撲倒在冰麵上。

“那個該死的家夥,真是難纏,不過還好,我撿回來一條命。”

“謎團”調侃著自己,聲音極其虛弱,而“佛爺”則是俯下身去,抱起他來。

“交給我吧,至少我們也要活著回去……”

“佛爺”順著法加爾留下的腳印跟去,淩厲的東風鼓蕩著他的風衣,而天堂之鷹的啼叫聲越來越小,最後消失在北風的哀嚎中。

“會長,這是斯托亞塔家族的鮮血,以及十六翼天使的能量核心,請您……”

“我都知道了,你們這次做的不錯,雖然任務是必須要完成的,但能夠保證在沒有傷亡的情況下完成任務,確實值得讚揚,不過……”

“佛爺”和“謎團”兩人畢恭畢敬地站在一張桌子麵前,昏暗的燈光下,男子的身形顯得若隱若現。

“接下來還有一個任務需要你們的參與,當然,我可以準許這次任務失敗。”

“這次的目標是什麼?”

“謎團”強撐著精神對男子問道,而男子則是神秘兮兮地將一張照片遞給了“佛爺”。

“保護他,並且想辦法,讓他加入公會。”

“大家,都到齊了嘛?”

在一間房子內,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將昏昏欲睡的孩子們喚醒,並將手杖放在門邊。

“是的,聖者大人,不過,那個家夥還沒有來,也許是……”

“唉,真沒辦法,那就在等他一會兒吧……”

白發老者又重新拾起手杖,但他這一次,似乎是想給這些孩子們講述些什麼。

“這裡,就是聖者大人所說的集合點吧,希望不會遲到。”

一個小孩兒站在遠處的一塊石頭上,眺望著眼前的這個小村子,神情無比複雜,良久,他緊了緊身上的布條,從石頭上跳了下來,朝著村子門口的方向走去。

而此時,在村子裡的一個樹屋內。

“姐姐,等等我啊!”

“下次再說吧,黑焱,姐姐今天還有任務呢,下次再來陪你玩吧,你也老大不小了,該學習一些魔法了,不能再這樣天天無所事事了。“

聲音的主人是一名白發少女,少女的臉上蒙著白紗,穿著紋有墨綠色花紋的白色魔法袍,不過修長且寬大的法袍遮掩在她那挺傲的身姿上,令人看上去卻更有幾分誘惑。

”真是的,每次都是這樣,那姐姐要記得早點回來呀。”

被稱作為黑焱的女孩懶散地癱在桌子上,無精打采地擺弄著桌子上的鬆果,血色的眸子裡充滿了遺憾。

“那你在家裡可要乖乖的哦,姐姐很快就會回來的。”

白淼抱過黑焱的小腦袋,在她的額頭上輕輕親吻了一下,隨即拿起放在門口的手杖,急匆匆的離開了。

“姐姐一直都是這麼忙,我也好想像姐姐那樣強……”

黑焱低聲喃喃著,同時向自己的房間走去,她看著自己桌子上那些奇奇怪怪的紅色花紋,得意地搖了搖小腦袋。

“今天……先從哪裡開始呢?”

走出家門沒多遠的白淼就感覺一陣心悸,她覺得自己失去了什麼,她看了看不遠處村口的一顆大樹,加快腳步走到了那顆大樹下,輕聲低語道:“有人闖進村子裡了,你覺察到了嗎?”

“沙沙沙~”

大樹搖了搖樹枝,似乎是在回應她,樹冠上的一隻棕色小鳥飛下來,落在她的肩膀上,歪著頭對她叫了幾聲。

“那好,我知道了……”

白淼將棕色小鳥重新放回到大樹的枝葉上,拿起手杖向地麵上一敲。

“出來吧!在自然之眼麵前,你無所遁形,說吧,你是誰派出來的眼線,來到這裡的目的又是什麼?”

白淼緊了緊手中的棕色手杖,地麵上的小草和大樹上的藤蔓都仿佛複活了一般,尖銳的鋒芒死死地盯著那個緩緩向白淼走來的小孩。

“我來這裡沒什麼目地,也不是誰的眼線,我是追尋聖者大人,來尋求一片淨土的,一片沒有硝煙和戰爭的淨土。“

“哼,不說出來是嘛?那就看看一會兒你是不是還這麼嘴硬!”

白淼的身上散發出柔和的光芒,她的白色魔法袍無風自動,身上閃耀起藍色的光芒。

“徘徊於天地之間的火元素,我以精靈女皇的準許為由,此刻,命令你們,化作火焰,摧毀眼前的敵人,化為灰燼吧!“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精靈劍舞的神靈種 蘇長風宋清歌 農女傾城 柳浩天 妖尾之我的星靈係統 皇家萌寶:這個後娘不好當 無雙招婿 都市大至尊 特種狂兵在都市 北境蒼龍蘇長風宋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