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同歸於儘(1 / 2)

“噗!”

一抹纏繞著雷電的黑色刀尖從巴魯托斯的胸前挺出,天使戰陣的防禦在那柄漆黑如墨的唐刀前,如同脆弱的紙片一般,不堪一擊。

“我可愛的小天使啊,彆在做無謂的掙紮了,我很好奇,如果米霍爾知道了你此刻的處境,表情,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呢?”

“天劍式·誓仇!”

霓虹之殤攜著金色的劍氣向洛伽·元發出致命的斬擊,但在她臉頰上的金色淚痕再次閃爍後,斬擊落空了,取代而之的是巴魯托斯另一次被貫穿胸膛的攻擊。

“為什麼和哥哥有些關係的人都是這樣死不認輸呢,那我就稍微陪你玩玩好了。”

漆黑的蝙蝠從天而降,戲謔的聲音從巴魯托斯的耳邊響起,那柄唐刀輕輕地從她的胸膛滑出,霓虹之殤掉落在冰麵上,伴隨著藍紫色的電火花,鮮紅的血液一並噴灑在潔白的冰麵上。

“這柄鬼鳴雷吟,就當做是你的葬禮吧!”

蝙蝠彙聚在一處,穿著黑色風衣,戴著一麵白色鬥笠的洛伽·元出現在巴魯托斯的身後,她拾起冰麵上的鬼鳴雷吟,在看到巴魯托斯趔趔趄趄地向前蹭了幾步後,她丟掉白色鬥笠,手捂著額頭,嘶聲狂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近乎癲狂,十分誇張造作,但聽起來卻是那麼的暢快淋漓,仿佛她殺死了什麼不共戴天的仇敵。

趔趔趄趄的巴魯托斯捂著胸口,鮮血順著左手滴落在冰麵上,很快,地麵上染出了幾朵燦爛的薔薇,即使如此,她還是倔強地向前挪動。

過量的失血使得她頭暈目眩,體力不支,就連呼吸都明顯急促了許多,剛呼出的白色霧氣瞬間變作了水滴。

“哎呀哎呀,我可愛的小天使啊,就不要再做無謂的掙紮了,這可是我精心為你設計的,這精美絕倫的殺局就等著你和哥哥自投羅網呢。”

洛伽·元提著鬼鳴雷吟,一步一步,緩緩向巴魯托斯踱去,在她的身後的冰麵上,燃燒著一望無際的綠色火焰,仿佛她是從地獄的儘頭歸來,即將收割將死之人靈魂的死神。

“你……你……”

虛弱的巴魯托斯再也支撐不住,一個踉蹌摔倒在冰麵上,但她還是沒有停下,右手死死地扣著冰麵,艱難地向前爬著,左手指間流出的鮮血在冰麵上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

“哎呦哎呦,看看你的樣子,這還是那個在人們心中無比強大,冰清玉潔的聖女護衛嗎?真是可笑啊!”

洛伽·元將鬼鳴雷吟投在冰麵上,鋒利的劍刃沒入了冰層,隻留下刀柄在外。

她一步步上前,仿佛一頭凶猛的豺狼在戲謔的玩弄自己的獵物一般,不過,這隻綿羊可沒想象中那樣溫順。

“哼,一……一切……可……可不會如你所願!”

不知不覺中,巴魯托斯已經爬到了天使戰陣的麵前,她猛地站起身,將凍結在胸前的左手掙脫開來,淡紅色的冰渣四濺,原本凍結流血的傷口再次迸裂,鮮血噴灑在冰麵上,如同破碎的一串紅珠。

天使戰陣閃動著光芒,巴魯托斯蒼白的臉色突然變得紅潤起來,她身上的傷口快速愈合著,龐大的光明能量在她的身上彙聚。

“你錯了,洛伽·元,你選擇的這條路的終點,可是……地獄!”

犀利的踢擊向洛伽·元的臉上掃去,強勁的力道在天空中劃出一道火焰,洛伽·元被一擊踢飛了出去,赤紅色的能量環繞在他的周圍,而她卻強行在空中穩定身形。

這記反擊是措不及防的,它為這場戰鬥的轉折立下了汗馬功勞,不過,令洛伽·元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被帝品鬼鳴雷吟貫穿了心臟,還能活下來,並且還……

“切!真是的,斯托亞塔家族都是一群打不死的怪物嗎?煞星幻象!”

洛伽·元輕輕勾了勾手指,巴魯托斯的神情就變得呆滯起來,她隨即跪倒在地上,渾身顫抖,失神的雙眼中充滿了恐懼,還有幾顆晶瑩的淚珠滑落。

“這下,應該就能暫時……”

“Judge your sins in the name of God!”

天堂的輕頌聲在戰陣中響起,聖潔而又激昂的音樂奏起時,巴魯托斯的神情一下子恢複了正常,她的雙眸中,閃耀著高貴的金色,那抹金色,如同熔化的黃金般那樣耀眼,而在洛伽·元的眼中,那高貴的金色不亞於死神的凝視。

“超越法則的力量,你這家夥,難道米霍爾他……”

“結束了!”

金色的光明能量從天使戰陣中纏繞在巴魯托斯抬起的雙手處,一抹淩厲的銀色光芒伴隨著金色光芒閃耀,而光芒交織在她的雙手上。

那是一對如同弓弩般的槍械,金銀色相間的槍身上環繞著赤紅色的能量粒子,槍口處還有一柄纏繞著金銀色弧線的刺刀,每支槍械帶給洛伽·元的,都是無比窒息的壓抑感。

“Give your life, sinner!”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北境蒼龍蘇長風宋清歌 妖尾之我的星靈係統 精靈劍舞的神靈種 農女傾城 特種狂兵在都市 無雙招婿 都市大至尊 蘇長風宋清歌 皇家萌寶:這個後娘不好當 柳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