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布麗塔登船(1 / 2)

一路小跑著來到直升機庫,隨著艙門打開,映入眼簾的除了並排停放的卡32和卡29直升機之外,中間位置竟然還見縫插針的停著一輛看起來格外有年頭的嘎斯卡車。

隻不過當直升機庫裡麵的燈光驅散黑暗,照亮這輛卡車後半部分的時候,石泉和艾琳娜異口同聲的分彆用俄語和漢語喊出了同一個詞冰雹火箭炮!

“這裡怎麼會有這種老古董?”艾琳娜看著這台鏽跡斑斑的嘎斯卡車問道。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這不是冰雹,這絕對不是冰雹!”

石泉將冰糖硬塞到艾琳娜的懷裡,宛若神經質一般繞著這輛背負著40根定向發射管的卡車轉了好幾圈,當他最終在嘎吱吱的噪音中拉開車門的時候,這才總算找到了答案。

這輛老嘎斯卡車的駕駛室除了不倫不類的插著個寶馬車鑰匙的方向盤之外,其他能拆的全都已經被拆的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則是各種看不出名堂的電子設備。

而在僅存方向盤上,還貼著個二維碼,其下方還用加黑加粗的宋體字打印著“用後付費”四個大字,以及一個一塊錢硬幣的圖案。

“你說這不是冰雹火箭好吧,確實不是”艾琳娜在看到駕駛裡的各種電子設備之後,痛快的否定了自己的之前喊出的答案。

“這大概是華夏產的式40管火箭炮的的靈魂吧”石泉不太確定的說道,同時也總算在一個鐵皮箱子裡找到了密布著整整4排發射鈕的控製盒。

這個明顯粗製濫造的控製盒倒也有意思,除了最左側那枚大了一圈的紅色按鈕下貼著的醫用膠帶上寫著“齊射”兩個字之外,其餘那四排按鈕還用馬克筆圈起來,同時在右側分彆寫著“雲爆彈”、“高爆燃燒彈”、“無線電乾擾彈”以及“碎甲彈”。

“這種武器這麼簡陋的嗎?”艾琳娜難以置信的問道。

“傻姑娘”

石泉分彆摸了摸艾琳娜和冰糖的頭,“這擺明了讓咱們打完了就扔的,也難為他們竟然還特意找來一輛老嘎斯當底盤,這破車之前被擺在博物館裡的我都信。”

艾琳娜抱緊了冰糖不讓它鑽進駕駛室裡,“可是這些東西怎麼用?”

“我打電話問問”石泉話音未落,已經掏出衛星電話撥給了剛剛離開不久的司機小劉。

似乎知道他要說什麼,電話剛一接通,司機小劉便沒頭沒腦的說道,“擰車鑰匙就能啟動,最遠50公裡船上能看見的它都能看見,壓一腳離合器就能鎖定跟蹤目標,使用前記得提前把甲板打濕,還有什麼不懂的嗎?”

“沒沒了”石泉乾乾巴巴的說道。

“那就掛了,話費挺貴的。”司機小劉話音未落,石泉這邊聽到的已經變成了嘟嘟嘟的忙音。

“死傲嬌!”石泉笑罵了一句,語氣中卻是濃濃的感激。

“用搞懂怎麼用了?”艾琳娜用下巴壓著冰糖的腦瓜頂問道。

“搞懂了,傻瓜式操作。”石泉收起衛星電話,轉而抄起手台喊道,“拉達,派水手24小時盯著直升機庫,不許任何人靠近。”

“收到”拉達立刻用字正腔圓的漢語回應道。

心滿意足的關上了艙門,石泉看著被破冰船劈開的海麵,內心已經給即將跟在身後的追兵安排好了上百種的死法。

帶著變得異常粘人的冰糖回到船艙,石泉掃了眼死皮賴臉的在醫療室裡治相思病的鹹魚,最終還是決定先瞞著這小子一段時間,畢竟相比放煙花,還是手下的終身大事更要緊。

全速航行的破冰船在第二天下午便抵達了馬達加斯加附近的公海,根本沒讓他們等待多久,一艘小型豪華遊艇由遠及近,最終停在兩輛距離破冰船不到00米的位置。

舉著望遠鏡看了眼破冰船上明目張膽對著自己的艦炮,穿著一身泳裝僅僅披著一條大毛巾的布麗塔接過手下遞來的手台,語氣溫和的問道,“請問可以登船了嗎?”

“記得至少穿條褲子”同樣站在甲板上的石泉舉著手台回應道,“我的船可不提供換洗衣物,不然到了南極你隻能靠發抖取暖了。”

“當然”

布麗塔笑眯眯的回應了一句,隨手將手台丟進海裡,頭也不回的喊道,“靠近一點兒。”

一直盯著布麗塔的背影偷偷咽口水的那名手下聞言趕緊收回視線,駕駛著遊艇靠近了平頭哥號破冰船。

滿滿兩大箱的行李被送到破冰船上之後,換了一身長裙的布麗塔這才從船艙裡出來,邁步走進懸吊在船用吊機下的藤條筐裡,晃晃悠悠的被拎到了破冰船的甲板上。

看了眼自己那兩箱已經被打開檢查過的行李,布麗塔先是朝著艾琳娜笑了笑,隨後矜持的和石泉握了握手,“石先生,我們又見麵了。”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穿進年代文 無限荒野求生記 重生成權臣的心尖朱砂痣 神醫毒妃太囂張 不負紅塵不負君 神獸大佬她是真可憐 重生之天眼狂女 狂妻和逃夫之間的戰鬥 說好的小可憐竟然獨占我[快穿] 馴服傲嬌總裁